《追》?番外七?爬山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8-07-29 13:22

《追》?番外七?爬山

 

韓家公子很后悔,萬分后悔,他怎么會答應顧飛這個武夫陪他過來爬山看日出這件事……

可是自從他倆確定關系光明正大在一起,顧飛就時不時地提一提這個事兒。

韓家公子相信,如果不了一了顧飛的這一心愿,他絕對會一直拿這件事煩他到死。

韓家公子決定咬咬牙,長痛不如短痛,干脆陪他去一次,好讓顧飛以后閉嘴。

可是當韓家公子站在山腳下,抬頭望著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山道,他面無表情地對穿著登山服、背著一個超級大背包的顧飛說,“我能反悔嗎?咱回家行嗎?”

顧飛笑著過來,拉起他的手往臺階上走,說道,“別說傻話了,走吧!”

好不容易把韓家公子勸來爬山,顧飛怎么會隨便放人回去。為了這次戶外活動,他可是做好了萬全周密的準備。

路過的男女老少無一不盯著顧飛,在他們眼里,這就是個準備負重登山的奇人,他背上的大包,真的是太大了……里面可是裝著顧飛他們兩人份要用的東西。

韓家公子自然一身輕松。來爬山就已經夠給顧飛面子了,還要他背著東西上去,打死他都不會來的。

“爬個山而已,你也需要帶這么多東西?”韓家公子十分鄙視。

顧飛掂了掂背包,“一看你就是沒爬山看過日出的人,咱們要在山上過夜,不準備充分一點,晚上可就難受了。”

韓家公子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你別告訴我咱們是要露宿野外……”

“你以為呢?”顧飛已經拉著韓家公子一節節臺階往上爬。

“我回去了!”韓家公子甩開顧飛的手,調頭就走。

“唉唉唉別啊!”顧飛連忙轉身,攔腰把人攬住,“就一次,你就試試嘛。”

韓家公子沒好氣,“山上沒有酒店嗎?”

“酒店在半山腰,再往上爬到山頂還要3、4個小時,咱們是要去看日出,你難道想半夜摸黑去爬山嗎?”

韓家公子臉色極差,仿佛面臨著人生中從未有過的最大考驗。

在顧飛的連哄帶騙之下,韓家公子終于還是被拉上了山,開始了無盡地攀爬。

這座月泉山是A市有名的景區,更是A市有名的高山,修好的爬山用臺階彎彎繞繞、錯綜復雜,一直延伸到山頂以下幾百米的地方,但是最后幾百米是沒有臺階的土坡,需要登山者自己攀爬。

顧飛知道韓家公子是什么體質,不敢拉他爬得太快,基本以勻速前進,走走停停。顧飛更了解韓家公子是什么性格,不敢把這次登山的全部情況事先告訴他,說得像是一次輕松愉快so?easy的運動。

每次韓家公子問起離下一個休息點還有多遠時,顧飛就會說,“快了快了。”其實距離還有多遠,顧飛自己也不清楚。

但爬山就是這樣一個枯燥而又辛苦的運動,對于韓家公子這種爬山初哥,有一點小小的希望,才能讓這個人堅持下去。

韓家公子一開始還覺得很痛苦、很無聊、很蠢,爬到后來都麻木了,連抱怨和胡思亂想的力氣都沒了,只是一味跟著顧飛的腳步,一步一步往上。

遇到坡特別陡的地方,顧飛就會拉著他的手,帶他一起走。

一路上揣著各種裝備爬山的行人不少,讓韓家公子覺得奇怪的是,除了驚訝顧飛背上的大包以外,許多行人都向他倆投來了善意的目光,那種眼神,可以稱之為“祝福”……韓家公子覺得莫名其妙。

他倆爬了將近三個小時,來到一處山腰處較大的休息站,整頓休息。

韓家公子喝著水,抹著汗,左右望了一下,突然看到一邊的指示牌上寫著四個大字,“下山纜車”。

他震驚地拽過顧飛,指著那里問,“我們為什么不坐那個上來?!”

顧飛看了看,“爬山爬山,當然要自己爬了,坐纜車有什么意思?”

韓家公子真想一口血噴在他臉上,“我們現在這樣累個半死不活很有意思?”

“我不累啊。”顧飛雖然出了些汗,但是毫無疲態。

“你個變態,你不累我累!”韓家公子生氣,“再往上我要坐纜車!”

顧飛望了望纜車那邊,嘿嘿笑了聲,“纜車就到這兒,再往上都得靠腳爬。”

“靠!!!”韓家公子發誓,如果不是為了保存體力,他一定在這里把顧飛噴個狗血淋頭。

“好啦好啦,你看你不都順利爬到這兒了嗎?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顧飛又開了一瓶水,遞給他,順便拿毛巾抹了抹韓家公子滴下來的汗珠子。

韓家公子沒好氣地拍開顧飛的爪子,接過水,不想理他。都已經上了賊船了,現在要下去恐怕也晚了。

休息了一下,他倆繼續往上,經過了無數個陡坡。其中有一次,有一處陡坡的臺階似乎是遭落石砸過,情況十分糟糕。許多向上的人就斷在這里,紛紛回頭。

韓家公子看看顧飛,問,“這怎么上?”

顧飛指了指前面幾個方向,“先踩這里,再這里、這里,最后往那邊,就能上了。”

顧飛說完,看到韓家公子一臉猶豫,于是安慰道,“很簡單的,不行的話我背你上去。”

韓家公子臉一黑,“我自己走!”

顧飛笑笑,十分欣慰,韓家公子居然沒有打退堂鼓說要回頭。

這是當然了,都已經爬到這里了,這時候放棄,之前的苦不都白受了?韓家公子很認命地不做頑抗,因為他知道,顧飛這個武夫,在某些執拗的事上從不打折。

顧飛先上,韓家公子跟著他的踩點路徑一起爬了上去,最后一小截,往上的跨度有點大,已經上去了的顧飛彎下腰,拉著韓家公子的手,一把把人提了上來。

韓家公子低罵一聲,自己一世英名絕世美貌,居然就這樣栽在了一個怪力武夫手里,簡直是難以理喻!

從山腰中轉站經過了將近五個小時,他倆終于走到了臺階的盡頭。韓家公子覺得這對自己來說,簡直是個奇跡。但是這個一開始覺得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卻被他一步一步踏出來了。

只是再往上,要怎么做?

只見顧飛放下背包,打開,在里面各種翻找。

他們從一大早開始,爬了整整一天,現在天空已經有些要日落的痕跡了。

爬山前韓家公子被顧飛逼著套上了一身運動服,現在越往上越覺得氣溫驟降,剛才爬山的那股熱乎勁一過去,被山上的大風呼呼一吹,有點感到不妙。

卻見那邊顧飛從包里刷得翻出兩件長袖登山服,遞過一件讓他穿上,又拿了保暖用的護膝,蹲到韓家公子身邊,從下往上撩起了他的運動褲褲腿。

韓家公子一邊套衣服,一邊問,“這是什么?”

“護膝,保暖用的,山上會很冷,你不經常運動,第一次還是保護一下。”顧飛說著,細心地替他綁在膝蓋上。

接著顧飛自己也套上衣服,又從包里翻出兩根登山杖,他知道韓家公子覺得用這玩意兒不好看,可是再往上沒了臺階,不得不用了。

韓家公子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望著眼前半陡不陡的土坡,說,“我們是不是要從這里爬上去?”

顧飛淡定地“嗯”了一聲。

韓家公子做了一個深呼吸,開口說了句,“我想喝酒。”這個時間段,他本該躺在舒適的家里,上著游戲喝著美酒。

顧飛聽著這話,忍不住就覺得這人特別可愛,說話語氣明明是冷冰冰的,可他就覺得話里像帶了三分委屈似的。

“上山了咱們再喝。”顧飛重新背好背包。

韓家公子眼睛一亮,“你帶酒了?!”

“帶了點。”顧飛說。

接著顧飛立刻看到韓家公子精神頭十足拿著登山杖走到了他前頭,“快點,武夫!”

顧飛哭笑不得。這人真是名副其實的“酒奴”啊。

“你慢點兒,走這么快你知道從哪兒上嗎?”顧飛喊。

 

 

這段爬坡的距離并沒有多遠,原本就是特地沒有修葺臺階,專門供人爬的,自然也沒有太大難度。

到了山頂,韓家公子驚訝地發現,山頂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兒是個尖兒,而是一塊平地。而且除了他倆之外,已經有其他人駐扎在這里了。

顧飛在邊上麻利地把背包里的東西都翻了出來,韓家公子越看越心驚,這才知道為什么他要背這么大一個包上來。

露營用的帳篷、睡袋、小臉盆、照明燈、卡式爐、鍋子、高壓罐、防火板、一些簡單的塑封食材……居然還有兩大桶水!

韓家公子看了半天沒找著酒,估摸著還在背包里,這就摸到顧飛的背包那兒想去翻一下底。

顧飛看一眼就知道他要干什么,連忙把人撈回來,“剛運動完喝酒對身體不好,晚上咱們喝點兒,可以驅寒。

韓家公子撇撇嘴。

“你自己歇會兒,天快黑了,我先把帳篷搭起來。”說著顧飛已經在選好的位置上鋪了一層防潮墊。

韓家公子在山頂轉悠了一下,風呼啦啦地吹著。這里比想象中要寬闊,山的一側是海,現在暗暗的一片,另一側是城市,能看到暗藍色之下亮起的點點燈光,漸漸連成這個城市的脈絡。

韓家公子一直都喜歡站在高處的感覺,遠眺著山下的風景,仿佛這個城市的坐標一目了然。游戲里有過無數次登高的經歷,現實里,這樣的機會卻是絕無僅有。

如果沒有遇到顧飛,也許他一輩子都不會來到這種地方,看一眼這真實的景色。

山上一些其他的登山者也是忙里忙外地搭著帳篷,搗騰著和顧飛包里差不多的東西。

繞了一圈,他發現了一件事。上來露宿的,好像都是一男一女,或是情侶或是夫妻,在這個他覺得鳥不拉屎、被風吹成傻逼的地方,竟是一片溫馨甜蜜。

韓家公子路過一對小情侶身邊,聽到那姑娘一個勁兒地在跟身邊的一個小伙子抱怨,說這什么鬼地方,為什么偏偏要過來露宿。

那小伙子耐心地扎著帳篷釘子,一邊笑呵呵地回答,“咱們A市這邊有個說法,是男人就要帶媳婦兒來爬一次月泉山,從山腳下一路爬到頂上,一起看一次月亮太陽,就能和和美美,一輩子不分開。”

姑娘突然紅了臉,“滾啊!誰要和你一輩子。”小伙子笑著在姑娘臉上親了一口。

韓家公子在邊上一陣沉默。

回到顧飛那兒的時候,天基本完全黑了。此時那里已經搭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帳篷,帳篷里掛著小燈,看起來還挺溫暖。

現在這時節,天氣還不是太冷,可太陽一落山,山頂上的溫度要遠遠低于其他地方。

韓家公子搓了搓被風吹得冰冷的手,鉆進了帳篷,沒想到里面居然暖和得很。

顧飛脫得只剩一件T恤,正坐在卡式爐邊上煮著一小鍋面,看到韓家公子進來了,指了指一邊收拾干凈的地上,“你先坐會兒,面馬上好了。”

韓家公子脫掉外套,“好熱。”說著又把身上的護膝都除了,只穿了件單衣。

顧飛知道韓家公子怕冷,準備的帳篷是三層式的露營帳篷,除了防風防雨防塵,保溫方面也有一定作用。加上帳篷內爐子呼呼地燒,篷內跟開了暖氣似的。

很明顯,他倆今天的晚飯只能這樣湊合了。

“悶嗎?悶的話我開下窗。”顧飛抹了抹腦門上的汗。他這帳篷密閉性比較好,這爐子燒一會兒還行,燒久了容易缺氧。

沒想到韓家公子挪過來,一把扒開顧飛,“歇著去,我來吧。”

顧飛受寵若驚,笑瞇瞇地坐到一邊,看韓家公子煮面。

“看什么?笑得跟個白癡一樣。”韓家公子覺得身邊人的眼神火辣辣的。

對于韓家公子的語言攻擊,顧飛早就免疫了,笑著拿了另一副筷子往湯里擱青菜。

老實說,這頓晚餐清湯掛面的很不好吃,可顧飛吃得很開心,韓家公子也是不聲不響地連湯都喝完了。

吃完飯,收拾完,這一晚還有漫長的時間。韓家公子撩開門簾看了看外頭,頓時一股刺骨的寒氣灌入。外頭比剛才又低了好幾個攝氏度。

顧飛把人按回去,自己鉆出去,把帳篷頂部外層的拉鏈打開,頓時,從天花板那一層透明材質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天上的星星月亮。

顧飛鉆回來關好帳篷門,又燒了一小盆熱水,讓兩個人都簡單洗了下臉和手腳,接著換盆水,拿毛巾搓了搓,忽然對韓家公子說,“脫褲子。”

韓家公子一嚇,“脫你妹啊!這是在外頭!”

顧飛愣了愣,忽然反應過來,大笑起來,“我是想幫你按摩一下腿部肌肉啊!你腦子里都在想什么。”

“靠!穿著褲子不能按嗎?”韓家公子用罵聲掩蓋羞憤。

“你長久不運動,突然這么來一次,熱敷一下比較好,要不然明兒可能腿會酸疼。”顧飛說著撲過去,手法嫻熟地把那人的長褲扒了下來。

韓家公子掙扎了幾下,知道無用,干脆放棄了讓顧飛去弄。

顧飛從背包里摸出一瓶酒,塞給他,“別喝完了,留點兒早上出去前喝。”說著拿起毛巾在熱水里過了過,一邊在他的大小腿上熱敷,一邊按摩起來。

韓家公子喝著酒,抬頭就是繁星點點的夜空,身邊還有人伺候按摩,愜意極了。

這愜意了沒多久,看著身邊的顧飛一臉專注的樣子,就覺得那人身上的荷爾蒙一圈圈地蒸發出來,性感得不得了,摸在自己腿上的手連觸感都變了……

顧飛按摩了一會兒就感到不對,手下的皮膚熱得發燙,立刻驚覺,詫異地抬起頭。

韓家公子口干舌燥,見顧飛抬頭,拽過那人后頸對著有些干澀的嘴唇迫不及待地咬了上去。

顧飛感到一抹柔軟在他唇齒間肆虐,還納悶了一下,剛才是誰介意這是在野外的?怎么才一會兒功夫,就自己先倒戈了?

顧飛是正人君子,可面對自己喜歡的人,坐懷不亂就是個虛詞。難得韓家公子這么熱情主動,顧飛又怎么好意思辜負?

顧飛一手摸上韓家公子的脖子,順勢把人推倒了……

天上的星星閃啊閃,熱情的火焰燒啊燒……

在一陣荷爾蒙爆發之后,顧飛平靜地在熱水里搓毛巾,韓家公子一臉倦意,瞄了瞄顧飛的褲襠,“你不用解決下?”

顧飛鎮定地說,“不方便,等回家了彌補。”邊上還有不少帳篷,野戰雖然刺激,可顧飛還是覺得,自己的“媳婦兒”只有自己能看,連聲音都不該被別人聽了去。

韓家公子臉色一青,聽顧飛這意思,他們剛才這算是“小打小鬧”,回家以后顧飛是準備“大干一場”了……

二人收拾了一下,顧飛滅了爐子,鉆進睡袋,定好鬧鐘熄了燈。

睡袋只有一人型的,他倆只能各睡一個,露出倆腦袋。

顧飛平時睡前都習慣抱一抱這人,這會兒抱不到,渾身難受,裹著睡袋往韓家公子的方向拱了拱,讓兩人貼在一塊兒,又伸長了脖子嘟了個嘴,想親一下那人的臉頰,結果未遂……夠不著。

韓家公子這一天累壞了,一倒下去就睡著了。顧飛借著微弱的光,看著那張近在咫尺又睡得天塌不驚的美臉,也笑著閉上了眼。

 

第二天凌晨三點,鬧鈴準時響起。

顧飛精神抖擻,把韓家公子從溫暖的睡袋里拖了出來。韓家公子睡眼朦朧,閉著眼半睡半醒地任顧飛擺布。簡單洗漱了一下,顧飛給他罩上衣服,穿戴整齊,又含著酒給他喂了幾口,拉著人出了帳篷。

冰冷的寒氣讓韓家公子瞬間清醒了過來。

“這么黑,看個毛啊!”韓家公子小聲罵道,說著一把抱住顧飛。實在是太冷了……

“就是要趁著黑的時候才能看到日出啊,不然不是白來了。”顧飛順勢摟住人,又給他搓了搓手。

周圍的露宿者也陸陸續續起床準備,有人在原地活動身體,有人拿了個取暖爐蹲在地上。

畢竟日出看的就是那一瞬間,極其短暫,太陽也沒有預約過升起時間,就這樣所有人在風里吹了好久,大家都在等待太陽升起的一刻。

“來了。”顧飛拍了拍窩在他身邊又快睡迷糊過去的韓家公子。

韓家公子勉強睜開眼,看到海平線亮起一片微弱的粉色,接著漸漸變紅變亮,太陽像個雞蛋黃兒似的,一點點跳出海平面,緩緩升起,在海面上映出一片光輝,那亮光慢慢變得刺眼……

這樣的景色,在平行世界的主城里,每天都有發生,并且被模擬得十分真實……可真的在現實中看到,又是一種別樣的心情。

山頂上的戀人們,在各自小小的角落里,開始竊竊私語。

聽不清說了什么,也許,是情話吧。

忽地,韓家公子覺得臉上一熱,顧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他面頰上親了一口。

韓家公子瞪了瞪了他。

顧飛沉默了許久,笑著喊了一聲,“公子。”

韓家公子也沉默了一陣,回了一句,“嗯。”

無聲的情話。

 

-番外七完-

發表評論

標簽云
排列五杀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