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番外八?圣誕之星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8-07-29 13:25

《追》?番外八?圣誕之星

 

故事發生在韓家公子和顧飛第一次見完面、第二次見面之前,這一天,是圣誕節。

云端城。

顧飛一上線,就感受到了濃濃的節日氣氛。平行世界畢竟是個西方背景的游戲,圣誕節,是個大節日。

這一天官方打出了“圣誕活動”的旗號,除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圣誕禮物,據說還有一些獨特的圣誕任務。

不過這一切都不是很吸引顧飛。他作為受了二十多年炎黃子孫龍的傳人教育的中華武學傳承者,對西方的節日并沒有什么感覺。

這不,顧飛上了線,就直奔通緝任務處,開始了他一天的日常。

不過剛才顧飛掃了眼消息,居然出奇地少。不是說今天有什么活動嗎?怎么沒人跟他說道說道?顧飛心里奇怪。就是因為知道他的這群好友們會告訴他活動內容,他才沒特意去官網看。

顧飛一拉好友列表,都在呢。再一看,佑哥也在。顧飛隨手發了條消息過去,佑哥居然沒有回復。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不過通緝目標就在附近了,顧飛也懶得想什么圣誕活動了,加緊了懲罰罪惡的腳步。

另一邊,非常逆天的一干高手們聚集一堂,不同以往的是,今天他們看到顧飛,如臨大敵。

“上線了!千里上線了!”佑哥第一個叫起來。

“什么?!圣誕節他居然還上游戲?不出去約會?果然是單身狗嗎?!”御天神鳴說。

“怎么說話的!上游戲泡妹子才是王道!”戰無傷在一邊反駁。

“閉嘴!”韓家公子一聲吼,轉頭朝劍鬼說,“不能讓他殺到圣誕之星!”

劍鬼點頭,“行會里已經通知下去了。”

“呃……”佑哥開口,“我想,千里估計還不知道圣誕任務的內容。”

“怎么?”韓家公子問。

“他剛才還問我,圣誕活動什么內容。”佑哥說。

“哦?你怎么答的?”

“我沒理他……”

韓家公子還沒來得及鄙視,劍鬼就插嘴道,“其實我覺得,千里就算知道活動內容,可能也沒有太大興趣,他對裝備獎勵什么的,一向不怎么熱情。”

韓家公子喝著酒,“他是對裝備不怎么熱情,可你別忘了,今天圣誕任務的PK規則,那家伙,估計會殺紅眼吧。”

此話一出,整個包間的人臉都綠了。

“這……”御天神鳴十分驚恐,“千里會不會殺光我們整個行會的人啊……”

幾人沉默了一會兒,彼此相望,忽然一齊點頭,“有可能!”

圣誕活動持續一天,整整24個小時。其中除了一些小型任務,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行會的圣誕任務。

這一天里,每個行會中會出現一名“圣誕之星”,該頭銜隨機降落到行會的某個玩家身上。本行會的成員需要找出圣誕之星,并將其擊殺,擊殺成功后,圣誕之星的頭銜落到自己身上,直到活動時間結束,最后成為圣誕之星的人,將獲得圣誕節特殊裝備獎勵。

該獎勵是隨機分發的,但是會根據行會的等級進行評判。也就是說,一些小行會,人數少,最終圣誕之星玩家的獎勵不會太好,但是目前最大的六級行會,在1000多人中產生的圣誕之星,獎勵的水準會很高。

而這一天中,整個平行世界的PK規則及復活場所被修改,同行會相殺不掉級、不掉裝備、沒有其他任何損失,不同行會的成員PK則適用原來的規則。而同行會相殺死亡后重生復活點的位置,也由該行會會長來設定。劍鬼早在活動一開始,就把非常逆天的復活點設置在了他們云端城霄云區的行會主樓門口。

“如果千里動手的話……估計誰都拿不到圣誕之星了吧。”云中暮在一邊分析。

“他就算不是故意想拿,等他殺光所有行會的人,圣誕之星也最終會落到他頭上,然而可悲的是,我們沒人動得了他……”戰無傷說。

“要不,讓圣誕之星藏起來?”御天出主意。

“別傻了,我們有坐標,千里也有。”韓家公子說。圣誕之星在一個玩家身上順利存活十分鐘后,系統就會向每位在線的行會成員發送其坐標,十分賤格。

韓家公子繼續說,“而且,千里不殺,別人也會想殺,包括在座的各位,我可不相信你們都不想拿那個圣誕裝備。”

這番話倒是說中了大家的心思,眾人面面相覷,這里一個個的,其實也都是競爭者啊。那個圣誕裝備,據說會出現高階的特異屬性,連官方都拍胸脯保證,六級行會的獎勵,絕對是十分有價值的裝備。

而拿到圣誕之星的人,都有一個特征……

“喂喂,有人嗎?”顧飛在傭兵頻道里喊話。

頻道里一片安靜。

“你們誰能告訴我,為什么我腦門上多了顆星星啊?”

“靠!”傭兵頻道里齊刷刷地爆了。

“你這是什么狗屎運啊?!一上來就拿到圣誕之星了?!”御天神鳴拍案而起。

“圣誕之星?什么玩意兒?”顧飛問。他剛才不過是做了個通緝任務,結果目標不小心正好是非常逆天的成員,殺完之后就感覺自己腦袋上閃起一道金光,找了塊反光玻璃一照,發現腦門上多了顆金色的星星。顧飛并不知道,剛才那位被他通緝的哥們兒,其實并沒有被他砍進監獄,而是復活在了行會大樓門口。

頻道里又是一片安靜。

“喂喂?”

“有人嗎?”

顧飛有點火了,點名,“佑哥!你來說!”

佑哥那個淚流滿面啊!面前這幾個兇神惡煞地瞪著自己,頻道里還有個更可怕的大魔王召喚他,簡直是里外不是人啊。

“千里啊,其實你看看官網的公告就知道了……”佑哥選擇了個折中的辦法。

佑哥不肯說,他就不會問別人嗎?顧飛拉開好友頻道,密聊了七月,很快得到了答案。

“怎么辦?”

小雷酒館里,幾人圍坐在一起,一臉愁容。

“要殺千里,別的行會做不到,咱們自家行會……”戰無傷頓了頓,“也做不到啊……”

“先別太悲觀了,千里雖強,如果利用地形、計策得當,要干掉他也是有一絲機會的。”劍鬼說得很嚴謹,用了“一絲”這個準確的形容詞。

說到計策……眾人齊刷刷地望向了韓家公子。

韓家公子任他們看著,冷笑著不說話。

“你有什么想法?”這種時候,只有劍鬼這個老搭檔敢開口詢問。

“呵,那傻逼,要誘他上鉤,還需要用計策?”韓家公子說。

不一會兒,顧飛收到一封信。來自公子精英團的挑戰信。

信的內容十分簡潔,而且大膽,一看就是出自韓家公子的手筆。

“我們設下了埋伏,挑戰你,敢不敢來?”

收到叫板,顧飛哪有不應戰的道理,如同當年風行向他下了挑戰書時一樣,回了一個字。

“敢!”

韓家公子瞬間又來一封信,報上了時間地點。

“30分鐘后,烏龍洞,索圖的住處。”

顧飛一看笑了。烏龍洞,那是他們第一次集體執行任務的地方,挺懷念的。

“好!”

 

自從千里一醉的任務鏈過程曝光,除了月夜城的夜光村,云端城的烏龍山洞也成了玩家們的旅游熱地。尤其索圖更成了比黃花大姑娘更熱門的參觀對象。不過索圖好歹也是BOSS級別,70級時玩家有能力過來單挑的BOSS,目前50來級的年代,還不至于被刷爆,至此索圖也總算保留一些作為BOSS的尊嚴……

烏龍山洞通往索圖住處的密道,在云端城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

顧飛在洞里兜了兩圈,找到了小藍怪,隨手解決以后,取了鑰匙找到地道,滿滿的故地重游心情。

去年城戰他和韓家公子一番較量,倒是還沒正面與精英團的眾人做過斗爭。顧飛深知自己這班伙伴在網游里越來越有所作為,自己雖然有功夫加身,其他人對自己的戰斗習慣也十分了解,覺得大意不得,進洞前還特地做了些準備。

尤其對方有韓家公子坐陣,前方也許就如同龍潭虎穴。

顧飛來到門前,推開石門進入,身后的門還未關上,天上地下,眼前盡是紅光。

顧飛一看是范圍法術,一轉身想要往后退出門去,只見刷地一道火墻攔路。

火燃衣也來了啊?顧飛心想。

這范圍法術是洞里的云襄和火燃衣一起放的,雖然沒有顧飛那樣的法術傷害,卻也不可小覷。

顧飛瞬間移動移出7米,又加快腳步飛快跑出火法范圍,還沒站穩,戰無傷和劍南悠的沖鋒同時殺向了他的位置。

劍南悠七人眾自己有個小傭兵團,照理說是不屬于公子精英團的,不過這是系統關系,實際他們七人眾還是隸屬于精英團的。這次七人眾沒有全到,他們還在打金賺錢,于是這次“討伐千里一醉”的活動,就來了劍南悠和火燃衣兩個人。

劍南悠和戰無傷不愧是戰士高手,卡得距離剛好不會沖鋒到對方,又能封住顧飛的去路。

顧飛一閃身躲開沖鋒,手里飛快地多了一條繩子,仔細看來,那繩子的一頭還拴著小鐵球。顧飛運起步伐,穿梭在倆戰士中間,一勾一繞,巧勁一抽,戰無傷和劍南悠兩人臉貼著臉給綁一起了。

顧飛眼角瞄到,洞里還有不少人,此時身后就有一道殺氣沖了過來,于此同時,一道錚鳴之聲響起,是弓箭手的狙擊。

顧飛手扶兩戰士的身軀,輕身起跳,朝著空氣一踩,準確地把潛伏中的云中暮踩了出來,借力騰空一翻身躲開了狙擊,結果這一狙擊扎扎實實地扎到了戰無傷身上。

“御天神鳴你大爺!”戰無傷吼。

顧飛他力量弱勢,這里空間有限跑不開位,必須盡快解決掉這兩個戰士。他在空中并沒有停止攻勢,借力一推,橫著身子騰空轉出一道720度雙炎閃,火焰加劍光掃中周圍的三人,白光起,云中暮頭一個陣亡。戰無傷和劍南悠身為戰士,50來級以后裝備又升級得十分不俗,此刻還硬挺著。

顧飛落地,手中掌心雷已經蓄好,直接拍到劍南悠身上。

這會兒劍南悠和戰無傷貼一塊兒呢,兩人跟連體嬰兒一樣被推到了門口火樹千重焰的燃燒效果里。他是特地選了往劍南悠身上拍,剛才戰無傷中了御天神鳴一擊狙擊,而劍南悠的防御比戰無傷要更高一些,顧飛算好了把他倆血量拍到差不多水準,最后讓燃燒效果把二人收了。

“嘖嘖,老云果然太心急啊。”空氣中有個聲音說。

顧飛耳尖,聽到這聲音不是劍鬼,立刻知道在場的起碼還有2個盜賊。

一個瞬間移動,一個雙炎閃,一個掌心雷……剩下的眾人默默數著顧飛的法術數量。從四十級到五十來級,大家都在成長提高,顧飛也一樣,只不過他依舊貧藍,現在的法力從4個大法術加1個小法術升級到了5個大法術整。

沒有了法力,千里一醉就失去了秒殺的能力,這時候才有機可乘。高手們都是一樣的心思。

解決了三個人,顧飛抬頭一看,人比想象中的少啊!除了空氣里的兩個盜賊,佑哥、云襄、火燃衣都在,倒是公子精英團的原班人馬,沒有喊來什么外援。

居然沒用人海戰術……顧飛看了看邊上穩穩坐在騎寵形態帕吉吉身上的韓家公子,不禁狐疑。他為什么不出手?云中暮血薄是被秒死的,可如果這人出手,剛才戰無傷和劍南悠不會那么容易掛。他又搞什么鬼?

韓家公子不慌不忙地看著顧飛,一轉頭,“佑哥!”

佑哥立馬打出一道敏捷詛咒。這玩意兒顧飛接觸過,知道是躲不掉的,身體的敏捷度一變化就知道是被降了速度。

顧飛眼中精光一閃,殺氣一凜,佑哥抖三抖。敏捷對顧飛來說至關重要,這樣一來,他無疑成了目前顧飛要刺殺的第一目標。

顧飛沖著佑哥殺去,佑哥慌忙朝后敗退,可他那點速度在顧飛面前哪里夠看?

顧飛不想浪費法力,佑哥的話,用劍干砍就夠了。佑哥身中數劍,狼狽地滿地打滾,直到最后一刻,韓家公子卻依舊在邊上閑著,沒有伸出援手。

索圖的屋外雖說空曠,但也比不了野外。顧飛輕松追上倆法師,砍瓜切菜地料理掉倆短腿,又去追御天神鳴。由于空間限制問題,御天被追殺得嗷嗷直叫,大喊公子加血。韓家公子卻仍舊不為所動。

很快,御天神鳴也去了,在場只剩了韓家公子,還有空氣中還有兩個人。

潛伏著的盜賊顯然很了解顧飛的反潛行能力,視線時不時地晃一下,盡量不讓他發現。僅憑一點若有若無的殺氣,顧飛也很難判斷盜賊的位置,一轉身朝著韓家公子那邊去了。

韓家公子騎著帕吉吉遛彎,當初帕吉吉繼承了顧飛的職業屬性,這會兒跑得比顧飛還快。韓家公子那控制位置的感覺和御天可不是一個檔次,以十分巧妙的路線與顧飛對峙著。顧飛此刻沒有法力支援,不舍得輕易使用瞬間移動,耐心地周旋著,終于在繞了幾圈之后找到了韓家公子走位的一絲破綻,長劍毫不留情地遞了過去。

就在這時,空氣中的一個盜賊動了。

一團黑霧突然插進顧飛和韓家公子之前,擋了一下顧飛的攻勢。

顧飛嘴角一勾。對付韓家公子,那只是佯攻,真正的目的是要誘兩個盜賊出手。

冷風過境的絕招,顧飛已經領教過多次,這回自然是有備而來。

他飛快地一掏口袋,雙手一甩,居然張開了一張大網。冷風過境雖然半隱身著,兜頭被套了個正著。他這招速度雖快,可人也是實體,這樣被牽制住,有速度也發揮不出。

顧飛網住冷風過境,還沒來得及收網,背后一瞬殺氣閃過,劍鬼的霧影突襲赫然殺到。

眼看著就要捅到顧飛,人忽然就不見了。一直十分節約法力的顧飛,又揮霍了一次瞬間移動!

劍鬼心里大喊不好!可技能已經收不住,直接捅到了冷風過境身上,花花揚起一道白光。顧飛的這手借刀殺人使得得心應手、屢試不爽,他們這些老朋友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一擊不中被顧飛脫逃,劍鬼知道,自己離復活點也不遠了。

顧飛剛用了四次法術,還剩一次,估摸著一會兒還要對付韓家公子,顧飛一套劍法賞了劍鬼。

劍鬼在復活點重生的時候,御天神鳴正在大肆發泄他的不滿,“公子什么意思?為什么不救我們?!”

其他幾人也很納悶,本來有韓家公子助陣,他們幾個不會被秒殺的職業其實還可以多堅持些時間。本以為挑了個空間有限的地方,韓家公子應該是有什么對策,沒想到這次那人居然不支援他們。

劍鬼聽幾個討論了一會兒,忽然淡定地說,“你們別忘了,能殺到圣誕之星的只有一個人,他也是競爭者。”

“你是說,公子他想吃獨食?他一個牧師!吃得下嗎他?!”御天神鳴反駁。

劍南悠倒是十分理智,“是啊,公子是牧師啊,他要怎么干掉千里?就算有戰寵,恐怕也殺不了千里吧?”

“我不知道。”劍鬼搖搖頭,“不過他既然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山洞里,只剩了兩個人,一頭獸……

顧飛扛著劍,抬頭看著猛獸背上的韓家公子,“投降吧,你一個人贏不了我的。”

韓家公子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輕輕一笑,說,“前菜完了,該主食了。”

話音剛落,密道的石門突然被打開,一個格斗家走了進來。

“公子,我來啦。”陳子墨看起來十分歡快,“聽說今天殺人不掉級?”

“嗯,隨便殺。”韓家公子答。

“那我就不客氣了。”陳子墨對這顧飛靦腆地笑了笑,抱拳道,“四叔,得罪了!”

 

換了陳子墨來當對手,顧飛立刻就認真起來了。這可不是普通人三兩下就能打發的,就算來的是百世經綸顧飛也絲毫不敢大意,更別說這小子的功夫還在百世經綸之上。

沒有多話,陳子墨這就揮拳攻了上來。

這倆人力道不在一個層面,顧飛盡量閃躲,不去硬接那人的攻擊。

陳子墨使的功夫十分古怪,外家拳不像外家拳,內家拳又不似內家拳,剛柔并濟,時不時轉換一下力勁,甚是難防。

來回過了幾招之后,顧飛竟發現自己躲得越來越狼狽,仔細一想,那小子竟以十分刁鉆的角度招招都往死穴上敲。

功夫較量中,這本是大忌,即使在全息模擬的格斗擂臺上,武者們也是點到為止,不會使出什么過分陰毒的招式。可陳子墨這小子,倒是一點沒有當初百世經綸那樣的顧忌,現實里置人于死地的招式現在耍得十分盡興,而且拳法和腿法套路在顧飛的認知里相當陌生。

又是險險躲過一招,顧飛以一個十分難看的姿勢回避過后,終于忍不住停下來問,“這是什么功夫?”

陳子墨還拉著架勢,有些小得意地笑了笑,“外極十三央,沒見過吧?四叔。”

這招式名顧飛連聽都沒有聽過。在功夫圈里,如果還有顧飛聞所未聞的功夫,那一定是某一家的獨門秘學,有的甚至連自家人也不一定有資格學習。

“有意思。”顧飛眼冒精光,“再來!”

又是一陣拳腳往來,這回卻有些不同。之前還狼狽著閃躲攻擊的顧飛,這會兒居然不躲了,任那些攻擊撞在死穴上,疼痛感是有一些,可是被系統大幅削弱過后也不是什么大問題。最主要的是,陳子墨這小子光顧著顯擺他的家傳絕學了,技能都忘了用。

硬抗了七、八次后,陳子墨漸漸意識到了不對,顧飛簡直像故意為之一樣。

停下手來之后,顧飛扭扭脖子,甩甩手臂,“原來是這樣。所謂十三央,就是攻擊十三個死穴。”這毫無疑問是現實里絕對看不到的功夫,撇開武者較量的禁忌不說,這十三個死穴,打到一個人就翹辮子了,哪里還有機會見識下一個。這種功夫,還真不是什么適合對外宣揚的武學。

“知道又怎么樣,你破得了嗎?”陳子墨也是年輕氣盛,看顧飛成竹在胸的模樣有些不服氣。

顧飛把暗夜流光劍一收,一撩法師長袍下擺系到腰上,也微微蹲下擺了個架勢,“來。”

再次開打,顧飛明顯變換了功夫套路,時戳時截,半敲半打,動作很小不怎么精彩,卻讓一邊的韓家公子回憶起了一樣東西……效率練級法的開發過程!

這家伙,把陳子墨當怪開發了么……

顧飛試探了一會兒,終于全身一振開始主動反擊,這一動,用的竟是剛才陳子墨使的套路。

自己的功夫什么樣兒,陳子墨心里再清楚不過,一瞧這顧飛才過了兩遍就學去了六七成,立馬大叫起來,“四叔!你偷學我們家功夫!”

顧飛無情地甩出一腿,站定后一臉正氣,“怎么說話的?!什么叫偷學?我這是明著學!”

陳子墨終于見識到了為什么圈里人都稱顧飛為百年一遇的練武奇才,就他這份天分,加上深厚的武學根基,到了顧飛這個水平,功夫對他來說就是一門活學活用的手藝。

太可怕了……陳子墨心里暗忖。

更可怕的是他還沒有發現,顧飛這故意拖延時間,其實是在等待法力回復……他從來沒有忘記過,這是網游,而現在,他們是在戰斗。

顯然陳子墨忽略的事,有一個人不會忽略。

毫無預兆地,顧飛身后飛快襲來一個閃著紫光的電球。這電球沒有殺氣,速度不慢,而且近距離,顧飛后背當場中招,血量刷拉一下下去了四分之一。

顧飛回頭,就見帕吉吉仰著頭,歡快地嚎了兩聲,一副打中了他很高興的樣子。

顧飛痛心疾首啊……想當初它還是只可愛的小白兔,現在爪子長硬了,連他都揍了。

這倒怪不得帕吉吉,畢竟控制攻擊的人是韓家公子,而帕吉吉本身對顧飛就有極高的好感度,不進行攻擊的時候還是想著法兒要跟顧飛親熱。

“你們兩個磨嘰完了嗎?快點收拾了!”韓家公子看著倆武夫你來我往了半天,都沒打掉對方多少血,有些不耐煩了。

陳子墨撓頭,“哦”了一聲,又轉頭攻上。這回韓家公子可沒閑著,操縱著帕吉吉偷摸著往顧飛身邊湊過去,看著顧飛騰空無法自由動彈的一次機會,很適時地操控帕吉吉甩出一巴掌。

顧飛當場被糊到了墻角,一瞅血量,又掉四分之一血,再次感嘆:痛心啊!白疼這小家伙了!

還沒來得及細想,陳子墨一個策馬流星已經殺到,胳膊一橫,用力量按住顧飛,抵著顧飛后背抬手放了一個念氣波。

“我靠!!!”顧飛氣極。

不是功夫較量嗎?!怎么好端端地就使上游戲技能了?!

念氣波是個威力強大的群攻技能,顧飛這法師的小身板被按在墻上這么直接來一下肯定受不住,果斷地瞬間移動出了陳子墨的攻擊范圍。

被蹭到了一陣氣功,顧飛一看血量又去了不到四分之一,可憐了他剛才拖了那么久才回復的法力,現在又只剩一個技能的法力了。

顧飛抽出暗夜流光劍,剛橫出一劍,一道白光落到了陳子墨頭上。

顧飛咬牙切齒地回頭。這人現在怎么舍得出手了?

韓家公子正得意洋洋地看著他,仿佛示威一樣。

陳子墨這邊本來就不好對付,現在還有牧師支援,顧飛把心一橫,一記雷光斬配合劍法噼里啪啦地送走了這小子。

最后一個法術,他現在法力已經干凈得毛不剩了。

消耗完他的法力,然后呢?就能贏他了?顧飛和韓家公子對視著,忽然從兜里掏出一個面包啃起來。

冷不丁地,迎面飛來一塊石子。顧飛閃身,回復效果被打斷了……他一看,有備而來的顯然不止他一個人,韓家公子正拎著一袋石子,看好戲一般盯著他。

顧飛扔掉面包,也不回復了。他就不信韓家公子一個牧師能用圣光球打掉他剩下的四分之一生命。

那帕吉吉也是個貧藍的主兒,剛進化升級上來技能CD長得很,剛用了一次電光球技能,現在拍拍爪子,張牙舞爪地追著他沖過來,兇悍非常。帕吉吉的奔跑速度比顧飛快,顧飛輕易就被追上糾纏了起來。

顧飛覺得要和這種大型猛獸搏斗還是有點懸乎,一回頭瞄到小木屋,想也沒想就沖了進去。

一進去就發現壞了,索圖被卡在里面!而且是激活狀態,這幫家伙過來以后把索圖召喚的小兵清了,居然沒把索圖滅口?!也不知道誰發現的方法,竟然把索圖卡在一個角度里。而他這一推門,顯然打破了平衡,把索圖放了出來。

顧飛臉一黑,一個念頭閃過。又是韓家公子的陰謀!

索圖襲來,顧飛調頭想出門,帕吉吉舞著爪子堵在門口,那身子比木屋的門要大多了,顯然是進不來,可是這樣他也出不去。

顧飛瞅瞅索圖,眼神冷酷。他以前能單挑索圖,現在也能。

曾經韓家公子不相信顧飛能躲開索圖的大招紅顏一閃,這回卻親眼看著那人一下一下把這個倒霉BOSS砍死。就在索圖和顧飛搏斗的時候,帕吉吉的電光球冷卻結束,張口又吐出一個。屋內狹小的空間里,顧飛再次中招,血花花往下掉。

顧飛也不著急,索圖已經倒地,他瞅準了帕吉吉進不來屋子,電光球的冷卻時間又很長,飛快地躲到桌子后面掏出一個蘋果準備啃上。顧飛深知韓家公子這種級別的牧師,除非秒掉他,不然就像不死之身一樣。只能盡快讓法力恢復了。

沒想到這時候,韓家公子只身走了進來。

“你還有什么把戲?”顧飛嚼著蘋果說。

韓家公子不語,只是走到顧飛身前,溫柔地笑了笑。

顧飛一臉正經,面頰卻紅了,看著那人輕輕拿掉他手上的蘋果,然后湊過來,和他鼻尖對著鼻尖,越來越近……

顧飛心臟狂跳。

這這這……他這是要……?!

 

非常逆天行會大樓前的復活點里,大家熱烈討論著戰況。

“你們說,公子什么時候能出來啊?”

“我賭十分鐘。”

“十分鐘?你小瞧公子了吧?”

“來來來,買定離手!買定離手啦!”

劍鬼在邊上默默地分析說,“以公子現在的裝備,估計要很久……”

剛說完,一道白光亮起,顧飛出現了……

所有人的下巴都掉了……

就在剛才,韓家公子湊近顧飛,下一秒,溫柔一笑變成了冷笑。顧飛心驚,微微低頭,看見韓家公子另一只手里拿著一個東西,輕輕一抖。

那赫然是一張卷軸,卷軸被抖開的瞬間泛起了紅光……

顧飛沒見過這卷軸的效果,卻認得這卷軸的外觀。

“砰”地一聲,爆炸響起。

顧飛坐在復活點苦笑。這卷軸是那次在雷光城的泥洼洞里偶爾弄到的,后來他送給了韓家公子防身用,萬萬沒想到,韓家公子拿來對付他了。真是自作孽啊……

 

于是乎,這一天活動截止的時候,韓家公子拿到了最終的“圣誕之星”。獎品是平安夜系列的裝備獎勵。

一條名為“平安之夜”的項鏈。效果是免疫死亡一次,一次性物品,消耗后損壞。

就在人人眼紅的時候,韓家公子卻十分嫌棄這項鏈,曰,“老子永遠活著,要這種廢物裝備何用?!”

后來不知過了多久,別人再看到這條項鏈,就是在千里一醉的脖子上了。

 

-番外八完-

發表評論

標簽云
排列五杀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