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番外十二 情人節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8-07-29 13:31

《追》?番外十二 情人節

 

平行世界第四年。

云中暮站在城市市中心的一條步行街街頭,靠著藝術雕像抽著煙。在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被周圍一對一對的粉紅色泡泡氣氛搞得一臉烏煙瘴氣。

操操操操操!

連罵五個操之后,云中暮開始后悔。他和藍易的矛盾一直不溫不火,最近卻突然因為一些口角上升到了真人PK的級別。

他們兩邊手下的人都把這倆人的吵嘴當笑話看,弄到最后只有這兩人自己決定約出來真人解決一下。

媽的!以后約架之前真該看看黃歷,長年沉迷游戲搞得他過日子心里都沒個數。一出門發現這大街上氣氛不對,拿出手機一看,二月十四號,尼瑪簡直操蛋啊!!!自己沒發覺也就算了,藍易這孫子也沒發覺?!不會是故意耍他的吧!

藍易真沒發覺……他也是出了門上了去A市的高鐵,坐上車才發現問題,可是,已經晚了。他拿出手機想跟云中暮吼兩聲改天再約,回頭一想,自己先提出來好像自己怕了那狗日的一樣,于是他把手機收起來,一臉肅殺地坐在一堆情侶當中,等待到站。

又一個小姑娘跑來問云中暮,“哥哥你在等女朋友?買點玫瑰花吧。”云中暮一口“你大爺”憋在嘴里沒噴出來,想想這是在現實里的大街上不好太影響市容,又看看小姑娘挺可憐,罷了罷了,買一朵吧。

“多買幾朵吧哥哥。”

云中暮又看看小姑娘可憐巴拉的大眼睛,估摸著這是賣完了才能回去交差,心一軟,“都要了。”

小姑娘高興地連連道謝。云中暮掏完錢拿過一大束花,怎么整怎么覺得別扭,想早點把這花給處理了,不然一會兒叫藍易那孫子看了去,還不得笑掉大牙?

剛想找個垃圾桶,迎面就撞上一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云中暮愣住了。晦氣!真是怕什么來什么。面前的藍易穿著大衣牛仔褲,正咧著嘴,笑得那叫一個陰陽怪氣。

“喲,云老大,約個架還帶玫瑰花,我真是受寵若驚,來來來,既然你這么熱情,我就勉為其難收下了。”藍易嘲諷了兩句,朝云中暮伸出手去。

“操!臭不要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要送你的了?”云中暮一把拍掉那人伸過來的手,走了兩步把花直接丟進了垃圾桶,手插進口袋里,嘴里還咬著煙,一甩頭,“少廢話,找地兒解決。”

“靠!誰怕了你似的。”藍易不甘示弱地跟上。

“少跟老子貧,一會兒揍得你哭爹喊娘。”云中暮上下瞥了瞥他,就藍易這瘦弱的小身板,出了游戲和沒出游戲還不一樣被他壓著揍?游戲里至少他還有法師技能可以還還手。這小子知道自己幾兩重嗎?居然真的敢過來和他真人PK?啊呸!我替他瞎操心什么。

兩人走了一會兒,想找個偏僻的巷子,不巧,這一天,偏僻的巷子是狗糧的圣地,二人走著走著就沒了干架的氣氛。

云中暮黑著臉,看看藍易,“咳,要不,換個方式決勝負?”他說得小心翼翼,也是生怕先開口了就被藍易鄙視。

結果藍易那頭也很湊巧地非常有同感,“換吧換吧,反正要比,都一樣。”

“換什么?”云中暮說。

藍易想了想,“喝酒?”

這喝酒方面,平行世界其實挺還原他們原本現實里的酒量的,云中暮已經知道自己沒這家伙能喝,立馬反駁道,“比喝酒?你他娘的怎么不去和韓家公子比?”

藍易沒接他的話,反倒雙眼圓睜地看著他身后的步行街,表情活像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

“喂!怎么了?”云中暮捅了他一下,正要回頭,被藍易雙手捧著腦袋刷地給掰正了。

“別回頭。”藍易帶點驚悚地說。

“干嘛?”云中暮皺眉。這家伙搞什么鬼?

“我看到千里一醉了。”藍易瞪著眼怔怔地說。

“什么?!”云中暮驚,一瞬間懷疑了一下自己難道還沒出游戲?

“他好像……”藍易吞了吞口水,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和韓家公子在一起……逛街……”

 

二月十四,虐狗日。

這天顧老師很巧地學校沒有體育課,在家待了一天。相反地,一直在家的韓家公子卻破天荒地出了門,去了游戲公司。

沒錯,就是做平行世界的那家游戲公司。

平行世界已經運行了三年,市場異常火爆,絲毫沒有下滑的跡象,游戲劇情也漸漸走入了巔峰階段,然而游戲公司已經開始著手準備幾年后的新概念全息網游。那是一款為平行世界下一步接班的仙魔背景高端華麗全息網游。

為了讓玩家有更好的游戲體驗,游戲公司也花了一番功夫,不久前召集了當下許多關注游戲的微博名人、視覺系工作室社團,以及目前游戲中喊得上名號的高手們進行了一次座談會,聽聽大家對新概念網游的想法和建議。

他們通過平行世界聯系到了平行世界里最著名的行會非常逆天的眾高手、獨來獨往的漂流、細腰舞等高手,但平行世界第一名人千里一醉卻表示不能出席,理由是他們學校那天校運動會,體育老師一定得在場……

不過因為武林大會的事,顧家和游戲公司也打過不少交道,顧飛這個顧家四少爺的身份在游戲公司的高層和技術層中也是耳熟能詳,回頭再單獨找他談談也是一樣的。盡管目前顧飛被趕出了家門,顧家的這碼子家丑對外當然不會公布。

這次座談會上,韓家公子和劍鬼作為傳統網游的頂尖高手,發表出的言論引起了游戲公司的高度注意。這些個高手玩家對游戲的理解絲毫不比他們公司任何一個員工差,甚至有更多新穎獨特的想法。

劍鬼比較謙遜低調,而那個韓家公子卻是從頭到腳一身傲氣。

傲是傲,也的確是有才,不僅有想法,韓家公子大學專業本身就是學的設計。

結束之后游戲公司老板找幾位高手談談,想把他們也招進自己的工作團隊中。

細腰舞當然是不屑一顧的,那老總也沒腦子抽筋去招攬這位千金大小姐。漂流目前已經有了穩定的工作,沒有跳槽的打算。劍鬼婉言謝絕,說不想把愛好發展成工作。而韓家公子則表示,如果不用每天去公司報道的話他還可以考慮考慮。只有顧飛知道,他只是太閑了,想找點不太麻煩的事打發打發時間。

手里捏著一大筆遺產的韓家公子可不缺錢,一副做不做無所謂的態度。游戲公司老總還想跟他打打太極,一回頭那些個社團工作室也候在外頭圍上來招攬韓家公子。要知道,韓家公子能成為賺錢利器的,除了才華,還有那張無與倫比的美人臉。

老總一狠心,先下手為強,當即敲定了這家伙的要求,反正韓家公子的工作按項目算錢,出勤率什么的也就不太重要了。當然不在眼皮子底下的話,少不了保密協議里要多啰嗦幾條。

就這樣,韓家公子成了一個“在家上班族”。有項目的時候忙成狗,沒項目的時候繼續上他的游戲。

情人節這天,剛好是新游戲的策劃會議,韓家公子再怎么大牌也不得不去公司會議室坐著。

下午四點半左右,顧飛消息那人,問開會進度,打算開完會自己過去接他,晚上他們有一項重要活動。

這項重要活動其實和情人節無關。這天是一部網游題材電影的首映日,這部電影正是根據千里一醉在平行世界中的傳奇表現杜撰出來的小說改編成的電影。

換句話說,主角的原型,就是顧飛。

原本他倆想約劍鬼一塊兒去,劍鬼一看這日子,頭都不回地拒絕了。開什么玩笑?平日里他估計是被塞狗糧最多的的一個了,游戲里吃完難道還要跑到現實里去吃?劍鬼老大還沒那么自虐。

這天早早地就開始堵車,顧飛也是算著時間提早出了門,打車到了游戲公司樓下。這一年,顧飛剛剛收到家里偷偷匯過來的資助,正在攢錢準備給韓家公子買車。

顧飛到得有些早,看看時間還得一個多小時。韓家公子給他消息,讓他上來等吧,前臺有咖啡和雜志。顧飛也沒拒絕,坐著電梯就上了樓。游戲公司的辦公樓他還是第一次來,過去都是去一些場地做實際的功夫技術交流,和技術人員相處得更多一些。自然,也包括葉小五同志。

顧飛探頭探腦地找到了游戲公司的大門,按了門鈴。

前臺一個小姑娘張望了一下,給他開了門。

“你好,我找韓霄。”顧飛上前說。

小姑娘明顯怔了怔,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啊……韓……啊……那個……他在開會……你……你坐一下吧。”

顧飛笑著點點頭,坐到前臺邊上的小沙發上去了。

這時候,游戲公司的微信群里已經被前臺小姑娘的一條信息點炸了。

“前臺有個帥哥來找韓大美人!!!!!”

妹子的天線總是比較敏感,群里的宅男們還茫然無措時,幾個妹子已經嘰嘰喳喳地爆炸了。

顧飛在坐在沙發上拿了本雜志隨手翻翻,突然渾身一激靈,感覺到許多道“殺氣”正注視著他。顧飛抬頭,瞧見一幫妹子嬉笑著正把頭縮回去,頓時汗了一下。什么情況……?

“看到了看到了!真的很帥啊!”

“我就說韓大美人一定有男朋友!”

“我去!今天是情人節啊!這是來接他去約會的節奏嗎?!”

“我覺得我已經要瞎了!!!!!”

顧飛低著頭,第一次被這灼熱的視線盯得發毛,不得不換了個方向背對她們。

“你們在干什么?!”一聲雷霆吼。

姑娘們一哄而散,老總來了。

老總一臉生氣,到前臺轉了一下,正好撞見顧飛抬起頭來看他。

這張臉好眼熟啊。老板在腦中搜索了一下,很快想了起來。這不是顧家的太子爺嗎?!上次和投資方飯局的時候見過一次。

他們公司這次新開發的游戲里還有顧家親戚的投資,據說這顧飛又是顧家未來的掌門人,眾星捧月的人物啊!就這層連帶關系,老總連忙上前,滿面春風地打起招呼來。

顧飛禮貌性地應著,腦中一直在思索:這人誰啊?似乎見過,可是姓什么真的想不起來了。

前臺小姑娘在一邊默默看著,底下握著手機狂飆手速。“韓大美人的男朋友還是劉總的熟人!!!”

那劉總寒暄了半天,客氣地把顧飛請到他辦公室坐坐,顧飛挺不好意思的,說明了來意委婉地推脫了一下,最后還是盛情難卻,跟著人往里屋走。走到一半兒,會議室門就開了。這邊散會了,人呼啦啦地走了出來。韓家公子一臉剛睡醒的樣子,混在人群里走出來。

顧飛故意往他那邊湊了湊,走到韓家公子跟前,“開完會了?”

韓家公子呆了呆,小小地詫異了一下,“你怎么進來了?”

那邊劉總一看,心里頓時明白了。這顧飛就是千里一醉他是知道的,韓家公子原本就是他平行世界里的熟人,沒想到這兩人現實里也這般相熟。

“呵呵,小韓啊,一起過來吧。”

韓家公子莫名其妙地看看顧飛,兩人跟著劉總一塊兒去了辦公室。

那劉總對顧家一陣噓寒問暖,又對顧飛的投資方親戚表示了一下慰問和感謝,韓家公子在一邊聽了一會兒總算明白了這老狐貍就是想跟顧飛套套近乎,也就沒說什么。

最后顧飛看看時間,開口告辭。

那劉總多嘴地問了一句,“顧少爺,沒想到你和小韓現實里也是好朋友啊。是平行世界以前就認識的嗎?”

顧飛搖搖頭,“沒有,通過平行世界認識的。”

“喲,那倒不容易,緣分啊。”劉總笑彎了眉毛。

“是啊,不過我們不是朋友。”顧飛淡定地說。

“不是朋友?”劉總疑惑了。不是朋友?難道還是仇人不成?

韓家公子坐在一邊沒說話,顧飛先說了,“是夫妻。”

劉總的笑容僵在臉上,覺得有一點石化。

韓家公子抗議性地一推顧飛,“白癡,誰跟你夫妻。這叫伴侶。”

顧飛想了想,覺得這個稱呼前面加個字比較容易讓人誤會,糾正道,“還是愛人吧。”

被晾在一邊的劉總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們是什么關系了。怎么叫都無所謂。”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不懂得體諒老一輩的感受!

顧飛和韓家公子出了公司,留下后頭一堆人議論紛紛。顧飛卻一點也不在乎,他這個人,對認定的事,有時候固執灑脫不要臉起來,連韓家公子都自嘆不如。

游戲公司的辦公大樓在城市的CBD地區,離那里差不多30分鐘的路程,就是A市最繁華的商業步行街。
從公司出來天已經黑了一大半,顧飛和韓家公子直接步行去了商業街。
“晚上幾點的?”韓家公子邊走邊問。
“9點半。”顧飛說。
“這么晚?”這電影看完得十一點多了吧,他們住的地方離這里可不近。
“其他場都爆滿了啊,只有這場還有票。”顧飛伸手勾住韓家公子的肩膀,湊到他耳邊笑著說,“不用擔心我的,明天我請假了。”
耳邊被他說話時呼出的熱氣撓得發癢,韓家公子一肘子敲到顧飛胸膛上,“鬼才擔心你。”隨即意識到哪里不太對,這武夫平時上班還算敬業,好端端的請什么假?
“明天有事?”韓家公子狐疑著問。
“沒事啊。”
“沒事請什么假?”
“今晚陪你過節啊。”顧飛眼神清亮,說得那叫一個坦蕩。
韓家公子稍微細想了一下,立馬猜到是他口中的“過節”是怎么一回事,臉都要黑了,咬牙切齒道,“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真的挺不要臉的……”
顧飛只是笑,笑得正直無比,笑得韓家公子直想掐死他。
步行街上張燈結彩,聲樂悠揚,三兩步一個賣花的小販,或是趁著節日出來打工的年輕人。處處洋溢著情人節的浪漫氣氛,還有甜蜜的情侶們劃出一個個二人世界。
顧飛也想和韓家公子有一個二人世界,可惜他倆,太顯眼。
二月還是冬天,韓家公子裹著圍巾,只露了一張雌雄難辨的臉在外頭,卻依舊擋不住耀眼的光彩,顧飛本來就挺帥,他倆走在一起,這般配的顏值對普通人來說,大多只存在于小說電影中。
人們總是慣于被美麗的事物所吸引。
顧飛挺痛苦的,不是怕別人看,而是對習武之人來說,能敏感地感受到這些目光,無法忽略,實在有些煩人。這干擾會降低他的注意力,這不,他就沒法分辨出,背后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云中暮和藍易兩人一路托著下巴,跟在他倆后頭,望著千里一醉那只勾在韓家公子肩膀上的手臂,一個出神,一個入神。
朋友兄弟之間有這樣的動作其實也很正常,至少比兩個大男人手拉著手要正常許多,只是,千里一醉和韓家公子這倆家伙,關系有這么好嗎???他印象里,千里一醉向來作風端正,從不和人勾肩搭背。更重要的是,今天情人節啊!云端城的兩大變態出來逛街???太驚悚了吧!
下意識地想發消息私聊吐槽,才反應過來這是現實世界,沒有那個頻道功能。邊上的藍易發出嘟囔的聲音,“臥槽這倆什么關系啊?基佬?”
云中暮可悲地發現自己居然有一絲同感。
藍易看云中暮一直不說話,斜眼問他,“喂!你不知道些什么嗎?你們不是一個行會的嗎?”
云中暮白他一眼,心想知道個屁!那倆祖宗沒事就去別的主城鬧騰,就算是一個行會的,沒什么大的集體活動大家也是各玩各的,自己的時間還不都浪費給了藍易這孫子?他還有臉問?!
云中暮想來就一陣生氣,“八婆啊你!誰跟你似的這么八卦。”
被說成女人,藍易不能忍,“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萬遍也成,八——婆——”
藍易一把勾住他腦袋就往死里掐。云中暮沒想到這家伙會突然出手,嘴里大爺孫子齊飛,他畢竟比藍易壯些,扣著那人勒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后腰一頂就把人背了起來,原地開始轉圈亂甩。
周圍負責協管的大媽們看著這倆年輕人,直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啊,大馬路上就打情罵俏的,真不害臊。
這倆不輕不重地“互毆”了一會兒,也覺得周圍有人看過來,不怎么好意思,趕緊停了手。
“唉唉,他們走了。”
二人互看一眼,都擺出一張臭臉,腳下追著前頭二人。

好奇心真是個害死人的東西。
電影要九點半才開始,現在有大把時光,顧飛和韓家公子決定先找地方吃個飯。
這天各個餐廳生意興隆,全是打著情人節的招牌。
藍易和云中暮跟著顧飛和韓家公子進了一家西餐廳,看到這倆變態很不害臊地挑了一張情侶桌坐下開始點餐,然后他倆在服務員的熱情招呼下,也很無奈地擠到一張情侶桌邊坐下,遠遠地繼續偷窺。
“你別把腦袋伸出去,千里會反潛行。”云中暮把探頭張望的藍易拉回來。
“反潛行?你他媽的現在潛行一個我看看!”藍易懟他,又往那邊看了眼,正好瞧見顧飛在給韓家公子倒紅酒,回過頭來忍不住問,“他倆這樣多久了?”
“我哪知道?!”云中暮差點跳起來。
藍易揚起了勝利的嘲笑,“看來你在非常逆天也混得很邊緣嘛。”
這話換個人來說云中暮都不會當回事,不就是垃圾話嗎?他們哪個當老大的沒經歷過?可不知道為什么從藍易嘴里說出來就是有本事挑動他的肝火。云中暮兇狠地回答道,“老子光干你就夠花時間了,哪有功夫注意他們。”
邊上一服務員正拿著紙筆想問他倆要點什么,一聽到這話整個人都愣了一下,意味深長地憋著笑說,“二位先生,要點點什么?”
云中暮尷尬了一秒,桌子下面藍易已經一腳踹了過來,壓低聲音吼他,“干你媽逼!注意素質!”說得自己好像很有素質一樣。
順手點了幾個菜,礙于周圍軟綿綿的氣氛,二人沒法放開嗓子豪邁,只能互放著低音炮,桌子底下也你來我往地沒閑著,踢累了,又歇下來。
“他們倆到底出來干嘛的?”藍易喝著飲料問。
云中暮此刻正切著牛排嚼著牛肉,嘴里鼓鼓囊囊地說,“再看看,說不定只是跟我們一樣出來吃個飯。”
藍易“哦”了一聲,忽然反應過來,飲料杯子往桌上一放,瞪眼道,“誰他媽跟你吃飯?!老子來找你干架的!”
云中暮似乎專注著眼前的食物,沒心情跟他抬杠,“行了行了,知道你窮,難得來一趟不容易,本大爺請你吃飯。”
“誰稀罕,老子請!”藍易哪肯示弱,習慣性地什么都要和云中暮爭一爭。
“你確定?”
“確定!”
“服務員!再來一份鐵板牛排!”
“……你大爺……”

千里一醉和韓家公子吃完東西似乎不打算急著走,云中暮這邊吃得都挺肚子了,看那兩人還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

韓家公子背對著他,看不見那人表情,他只在小心偷窺的瞬間,瞄到千里一醉亮閃閃的眼睛里似乎透著不可思議的柔情,讓他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一時眼花看錯了。

云中暮細細回憶了一下最近游戲里二人的表現,越想越覺得心驚。那些若有似無的親昵,如果不是知道他們有這層關系,也實在很容易讓人忽略。韓家公子這家伙雖然長得美,可是性格真的討人厭,除了千里一醉,沒事誰會盯著他看?

啊,對,只有千里一醉會盯著他看……

藍易去刷完卡回來,臉黑得跟煤灰似的。云中暮他大爺的是豬嗎?!這是什么胃口什么食量啊?!看到云中暮一臉沉思的傻逼樣,手里的賬單都快捏爛了,可這套是自己跳進去的,現在也只好打落牙齒和血吞了。

顧飛和韓家公子這邊等著九點半的電影,自然是不著急了。韓家公子那是在酒館一坐就能坐一天的人,現實里自然沒有坐不下去的道理。可顧飛覺得這么樣有點浪費情人節難得的大好時光,沒多久之后也是挺不住了,結了賬拉著不情不愿的韓家公子上了街。

云中暮和藍易立馬跟上。

“我說……”藍易跟在云中暮邊上,有一點茫然,“我們兩個為什么要像偷窺狂一樣跟著他們啊?”

云中暮怔了怔,“不是你這孫子一見到他倆說要跟上看看的嗎?”

藍易怒上心頭,“操!明明是你先拉著我跟上來的。”

云中暮和他較勁較了好幾個小時了,似乎有點麻木了,不耐煩地說,“那還跟不跟啊?”

藍易停下來想了想,“不跟有別的事干嗎?”

“你不就想確認他倆啥關系嗎?有本事上去問啊。”云中暮冷笑著說。心里打定主意這家伙一定不敢,別說砍人不眨眼的千里一醉了,那個韓家公子的嘴炮攻擊也不是好惹的。何況據說千里一醉現實里比游戲里更可怕……

“靠,還不是因為你這廢物什么都不知道。”藍易說著,語氣倒也沒之前那么激烈,頗帶著些調侃的意味。

“人家的私事,知道很光榮是嗎?”云中暮開始點煙,點完了又順手甩了藍易一根。

藍易也沒拒絕,接過煙叼進嘴里,剛伸手就見云中暮自顧自地把打火機收進了口袋里。藍易“嘖”了一聲,對云中暮說,“火。”

云中暮翻翻白眼,“你自己沒有?”

“不常抽。”藍易把煙從嘴里拿下來,“給不給?不給拉倒。”

“好好好。”云中暮掏出打火機丟給了他。

不一會兒,二人看著30米開外的千里一醉和韓家公子二人,似乎是起了爭執。

這一處正排著一大隊人,似乎是在搞什么活動。剛才顧飛到前頭去看了看后,就回來拉著韓家公子過去排隊。

“什么玩意兒?”韓家公子問。

“呃,排隊送禮物。”顧飛說得有點心虛。

韓家公子一瞇眼,這家伙不安好心的時候就是這幅嘴臉,逼問道,“送什么禮物?”

“哈哈哈,情人節小禮品,排到你就知道了。”顧飛緊了緊胳膊,摟住韓家公子,好像生怕他會跑掉一樣。

韓家公子更加覺得可疑了,隨手拍了拍排在他們前頭的一對情侶,“打擾一下,前面這是在排什么?”

前頭的小情侶回過頭,先是對著韓家公子的俏臉楞了一下,仿佛一下子沒把這聲音和這張臉對上號,又看看邊上摟著人的顧飛,兩個人對看一眼,居然不好意思地對笑起來。

笑你MB啊笑?!韓家公子臉色更差了。

這時候,邊上穿著布偶裝的宣傳人員走了過來,在街邊開始發傳單。韓家公子抽過一張,看了一眼,差點氣得吐血。

情人節活動——當眾KISS10秒鐘,送愛愛好伙伴“XXX牌”套套一盒。

韓家公子面色鐵青,用盡全身力氣掙開顧飛的鉗制,轉頭就走。

“哎哎哎別走啊!”顧飛手臂一拉一圈,直接把韓家公子抱離了地面,放回身邊。

“我靠!”韓家公子叫出聲的同時,后頭看著的云中暮和藍易也瞪著眼睛不約而同地喊了一聲。就算那韓家公子身材略瘦,也要近一米八的個頭了,好歹是個男人,居然被千里一醉輕輕松松就抬了起來,那千里一醉現實里得有多大力氣啊……

韓家公子被他圈住,整個身體都不能動彈,只好用他唯一自由的一張嘴開始攻擊,“你腦子被門擠了是嗎?!放開我!要瘋你一個人瘋去。”

“你不在,我親誰去啊。”顧飛說。

“親西北風!”韓家公子罵道。

“親西北風不作數啊,你看人家寫的,要情侶才行。”

“不要!你他媽放手!”韓家公子開始掙扎。

顧飛不理他,繼續圈著人,“免費送啊,不拿白不拿,你不知道咱家消耗最大的就是這玩意兒嗎?”

前頭的小情侶看熱鬧看著他倆好久了,一聽這話笑得更歡了。

這下韓家公子面上繃不住了,臉紅得跟個蘋果似的,“神經!沒窮到這地步!”他不是因為顧飛這話不好意思,而是覺得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顧飛從背后貼上去,腦袋擱在他肩窩里,軟下聲音來,“別走啊,好玩兒嘛。”

“好玩個蛋!”韓家公子漸漸靜下來,仿佛也是發現了再怎么掙扎也掙脫不了這武夫的懷抱。

顧飛停了一會兒,湊到他耳邊,用只有韓家公子能聽到的聲音,啞啞地說,“我只是想試試,當著別人的面親你的感覺。”

有時候顧飛總有這樣的念頭,他很想告訴全世界,這是他愛的人,這難道是戀愛中的人的通病?

韓家公子愣了愣,那聲音一字一句像帶著美妙的音符,打進他的耳廓,跟著鉆進身體,蔓延到心臟,好似一粒石子掉進了平靜的湖面,激蕩起一圈圈漣漪。很微弱,卻余音繚繞。

他低著頭沒說話。這回不止是簡單的臉紅了,面上簡直燙得要燒起來了。好在韓家公子臉皮也不薄,熱得快冷卻也快,一會兒就恢復了。

他們隊伍后頭不知不覺已經排上了不少人,就在不遠處,兩個漢子也是墊著腳探頭探腦。

“這是在排什么啊?”藍易看了半天沒看出端倪。

“誰知道。反正他倆排著。”云中暮說。

藍易又張望了半天,“好像寫著送什么東西。人太多了,看不清。”

這項親嘴送套套的活動,由于送套套的數量和親嘴的時間并沒有正比關系,整個隊伍前進地很快。

終于輪到顧飛和韓家公子。

韓家公子臭著臉,但比起之前配合了許多。顧飛兩手扶著他的肩,和他對看了一會兒,忽然頭一扭,朝邊上一本正經咳了一聲。

韓家公子心里豎起一個中指。真上陣了你丫的倒不好意思起來了。

“你……你把眼睛閉起來。”顧飛似乎有一點緊張。

韓家公子翻了個白眼,照做。

在眾目睽睽之下,顧飛慢慢湊上去,溫柔的暖光灑在他們身上,周圍似乎一點點變得安靜,印著二人輪廓之間的光芒一點一點并攏,融合,暗淡,直到消失不見。

顧飛輕輕摟著他,在貼上公子薄唇的一刻也閉上了眼,像在親吻一件珍貴的寶物。

這個吻,很認真,很安靜,很小心,也足以稱得上美好。

 

顧飛摟著韓家公子親吻的場面讓人有些迷醉,看得一邊派送套套的工作人員妹子滿面羞澀,更有不少人已經從韓家公子的身形上判斷出,這是個男人。

兩個男人,正在親吻對方。

沒有污言穢語,沒有世俗偏見。這個世界很可悲,越親的人越負重著枷鎖,有時候反倒是陌生人更懷著包容。據說世上有五十多種性別,每一份真實的感情都值得被尊重,在這個普天同慶的愛的節日里,人們更加樂意送上祝福,因為大多數的時日里,大家都活得那么茍且。

“前面發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這么熱鬧?”藍易看看和他一樣不停張望的云中暮,忍不住問。

之前隊伍還挺安靜,也不知道前頭發生了什么,忽然就騷動吵鬧起來,隊伍有些散漫開來,像是爭著上去圍觀,起哄聲、口哨聲飛成一片。

“媽的,我們也去看看。”云中暮和藍易走上前,跟著變了形的隊伍一塊移動。

和其他膩在一起的情侶不同,顧飛沒有和韓家公子吻得天崩地裂難舍難分,淺淺地貼著那人的嘴唇一會兒,顧飛就放開了。這十秒吻得太過專心,以至于這時候才注意到周圍的變化,他拉起韓家公子的手,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工作人員很想給這倆人包個大一些的禮包,不過那么多人排隊看著也不好這樣徇私,笑著遞上了包裝精美的小禮包。套套這種禁物,當然不可能像發紙巾一樣散播。

藍易和云中暮終是錯過了重頭戲,挪到前排的時候,剛才圍觀的眾人已經紛紛轉身,有了散場離去的趨勢。云中暮這下不僅看到了顧飛和韓家公子,更看清了宣傳牌上的字樣,當頭覺得中了一棒。

藍易看他傻愣著,也朝那方向望了幾眼,頓時大驚失色。自己居然和云中暮這臭老爺們兒一起在這兒排了半天隊!

“臥槽!”云中暮一時無法言語,半天又連說了三聲“臥槽”。

他轉過頭看看藍易沒有血色的臉,那人刷得扭過頭去,“你別說話了,我要吐了……”兩人被雷得早就把千里一醉和韓家公子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韓家公子跟著顧飛正要離開,頭一轉,忽然“咦?”了一聲。

云中暮對上韓家公子視線的時候就知道事情要糟,偏偏還驚慌失措地一縮頭,這么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動更加明顯地暴露了他和藍易。

“快走!”云中暮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矮了身子拉著藍易就要跑,恨不得自己疾行加身。

沒走幾步,就被快步過來的一條身影擋住了。

云中暮覺得一瞬間有一些恍惚,那人穿著黑袍拿著紫劍做通緝任務的時候也是這么個架勢,只不過現在沒有黑袍沒有紫劍,有的是熟悉的臉上一抹驚喜。

“老云?!真的是你!”巧遇熟人,顧飛也有些小興奮,轉頭一瞄,云中暮手里正拽著一人胳膊,顧飛抬頭一瞧,也恍惚了一下。

“藍易?”

這四年里也和這人打過些交道,顧飛終于也能看著這人面孔就喊得上名字。

顧飛愣了幾秒鐘,終于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這時候韓家公子也正從后頭走過來,絲毫不掩飾臉上不懷好意的嘲笑,“喲,老云,約會呢?”接著掃了掃藍易,“藍會長,你們這是……打出革命感情了?”

云中暮刷地放開藍易,真巧,藍易這時候也正掙開云中暮,兩人像被蟲子爬滿全身似地跳開對方身邊,尷尬地看著眼前這對“妖孽”。

喂,說點什么啊!藍易眼中已經冒火。

云中暮平時張口就來的祖宗十八代也熄了火,千里一醉和韓家公子那是自己人,對自己人,自然是客氣許多,憋了半天,說出一句,“啊,是啊,真巧。”

藍易簡直想死給他看了。這孫子和他懟的時候意氣奮發的,這關鍵時候怎么就沒詞兒了?!于是自己搶著開口,冷冷地說,“約毛會,我來找這孫子打架,剛巧碰到你們。”

“哦?情人節出來打架?”韓家公子挑了挑眉毛,笑得像只狐貍,“這是打的哪門子架?”

藍易被他笑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說來話長的,且不說解釋清楚了這倆信不信,就算信了,也免不了被當成笑柄,回了游戲里他還怎么混?!這他媽的簡直就是人生污點啊!!!

“愛信不信。”藍易也不廢話了。

“老云,你、你們……也等著排隊拿這個?”顧飛舉了舉手里的小禮包,驚奇地問,面上絲毫不見窘迫。

我!靠!這倆妖孽要不要臉?!要不要臉??!!云中暮醉了。

“我們就是路過,”藍易總算恢復些反擊能力,臭著臉說,“倒是你們兩個……藏得夠深的啊。”現下這倆妖孽的關系,簡直不言而喻了。

顧飛不解,“我們藏過嗎?”

云中暮忽然覺得,和這兩個家伙說話就是一種折磨,也不知道有沒有什么方法,能讓這兩人也吃一吃癟?鬼使神差般地,一計上心頭。他向藍易走去,一把勾住了這個糙老爺們的腰身,面上大方地對眼前的二人說,“那我們也不藏了。”

藍易面無表情地轉頭看著云中暮有點張狂的臉,像是看到了一個神經病。

之后云中暮很快體會到了“人不要臉天下無敵”的境界。顧飛微妙地揚了揚眉,心領神會地點點頭。韓家公子更是拿過顧飛手里的東西直接塞給了云中暮,“那這個給你們吧。”

顧飛似乎沒有異議,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我們電影快開場了,改天游戲里再聊啊。”

說完,二人轉身繼續勾肩搭背地走了。留下云中暮和藍易佇立在寒風中,云中暮放在藍易腰上的手僵得快沒有知覺了,另一只手上還提著一盒子,套套。

“你……”藍易氣得嘴唇直哆嗦,最惡毒的話都不足表達此刻他操蛋的心情,他回身一把掐住云中暮的脖子一陣狂搖,“操!!!老子今天和你拼了——!!!”

 

顧飛和韓家公子路上稍稍議論了一下剛才的小插曲,就當胡扯拉皮,最后也沒個結論,腳下加緊步子趕在開場前坐進了電影院的放映廳。

這電影據說是由云端城千里一醉的一些事跡杜撰改編,這一點那個作者在寫之前也有聯系過顧飛本人,還了解過一些具體的細節。顧飛對這些沒什么忌諱,也沒什么興趣,包括后來電影化的一些聯絡,他也基本配合了一下就沒再關心。

現在電影上映了,說不上期待,顧飛只是有點好奇,電影里的自己會是個什么模樣。

游戲電影在當時畢竟是小眾,場次安排并不多,卻場場爆滿。電影里的人物用的自然不是游戲ID原名,也是一些杜撰的名字。但平行世界的發燒友,乃至許多一般玩家都知道這故事的來歷。電影上映之后,許多云端城玩家都成群結隊地現實里約了一起去看,其他主城的玩家也有不少好奇跟著湊熱鬧的。

放映廳里燈光暗下,接著是長達2個小時的放映。這期間,不乏一些細微的嬉笑聲、議論聲,尤其是男主角掀翻一張桌子,喊著著名臺詞“通緝任務!沒事的閃!”的時候,顧飛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平時這事都是自己在干,突然換了個上帝視角看“自己”,好像有點羞恥……

為了突出電影效果,有些劇情還是設計得比較搞笑荒誕,前后沒有邏輯之處也頻頻出現。電影時長有限,無法全方位完美地呈現千里一醉的人物事跡,最終草草作了結尾。但從畫面場景、服裝,選角等各方面來看,也足以見得制作方的誠意。這部電影,終究只能說是游戲電影中的一次嘗試。

燈光亮起,放映廳內爆發出了比之前更響亮許多倍的議論聲,顯然對電影中的許多槽點都不吐不快。

顧飛和韓家公子坐在最后一排,跟著前頭人流一格格下階梯,顧飛隨口問韓家公子,“感覺怎么樣?”

還以為那人要對劇情作出長篇大論的無情鄙視,結果那人開口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主角沒你帥。”

顧飛吃了一驚。這人居然舍得夸他?

他笑瞇瞇地偷偷拉住韓家公子的手,殷勤地文藝了一把,“那個男二號,也沒有你風華絕代。”

走在他倆前頭的幾人聽到這話,紛紛回頭。電影里的幾個主要角色好歹找的都是當紅的影視明星,一個個光鮮亮麗顏值頗高,是什么人這么不要臉,敢對夸成這樣?!

這不回頭還好,一回頭就傻了眼。

絕世容顏,風華絕代,用在這人身上,還真是一點不過分。

有幾個人看傻了眼,就有看熱鬧的跟著看過來,一傳十,十傳幾十,直到有人發出一聲驚呼——“啊!千里一醉!”

全場突如其來地靜了一下,跟著爆發出巨大的聲響。

“千里一醉?在哪里?”

“哪個哪個?誰能指一下啊?”

顧飛一怔,才意識到他們可能有麻煩了。

這放映廳里很可能就有云端城的玩家,而云端城的蕓蕓眾生中,認得出顧飛面孔的那也不在少數了。就算顧飛的臉沒那么高的辨識度,但有一個人,絕對是叫人過目不忘的。

“我去!韓家公子!”果不其然,有人當場認了出來。

那些沒退場完畢的人頓時騷動了,不管認不認識這兩人的都圍著過來看熱鬧。

顧飛可不想被當成活標本被人參觀,游戲里手起劍落就完事兒了,現在可是在現實里,顧飛空有一身功夫卻不能對一般人出手,隨即拉起韓家公子,“走!”

韓家公子扯住他,往反方向一帶,“這邊!”不愧是地圖殺器,韓家公子早就瞄好了退場路徑,帶著顧飛繞了幾下彎從進口的門那邊跑了出去。那門原本是不開的,工作人員在門口玩著手機,忽地兩條人影嗖嗖地從面前奔過。

人群還在騷亂,人聲還在鼎沸,顧飛和韓家公子貓在一個不起眼的樓道角落里,等待騷動過去。

韓家公子跑得有點喘,一呼一吸的熱氣噴在顧飛頸邊,像誘惑的羽毛一撩一撩。

“媽的,我早就說過,你一定是屬屎的!”韓家公子罵道。

顧飛正忙著心不在焉,現在他倆面對面貼在一起,縮在一個黑暗的小角落,四肢還很該死地纏在一起,畫面實在是挺糟糕。

韓家公子罵完,見他沒什么反應,轉過頭來看他,跟著就被顧飛十分順手地糊到了墻上,嘴唇被一片溫熱堵住。

“唔——”韓家公子猝不及防,背上撞得生疼,顧飛卻有些失控似地開始向他索取。

天時、地利,都有了,接下來,是不是該“人合”一下?

 

 

顧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這樣局促的環境反而讓自己想吻他的沖動放大了一百倍。練武之人向來對自制力很有控制,然而現在顧飛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讓自制力見鬼去吧!于是,他遵從了本能。

這次的吻和剛才眾目睽睽之下的那個蜻蜓點水般的吻完全不同,顧飛攻城略地地碾住公子嘴唇,舌頭霸道地撬開牙關直接探了進去。嘴下那片柔軟溫潤在他看來,一如既往的美好,無論享用多少次都不能夠滿足。

黑暗的樓梯間,頭頂上未修飾裝潢過的管道時不時傳出漏風的聲響,與商場內隔著一層厚重的門板,隱隱能夠聽到大樓里播放的公共音樂,還有人聲。安全中滲透著危險的味道。

韓家公子抵著他的肩膀,手臂被牢牢壓住,顯得有些被動,只能由著顧飛予取予求。在接吻這件事上,他也很想得穿,與其扭捏造作,不如縱情享受。當然,在接吻以外的某件事上,也是同理。

韓家公子慢慢回應,和他交戰,與他交纏,直到二人的呼吸開始混濁,某些邪惡的欲念也伴隨著慢慢炙熱的體溫一點點爬升出來。

顧飛喘著粗氣,放開公子的唇,抵在他面前,有些不冷靜。二人從胸口到下半身都牢牢貼在一起,顧飛的一條腿更是擠進了公子腿間,以至于韓家公子清晰地感受到身上人的“耀武揚威”,正和他一起遙相呼應著。

韓家公子還想開口嘲諷兩句,一張口,那人又急促地吻了上來,捉了個現成。又是一片意亂情迷。

這回顧飛收了些勁,輕碾了一會兒,有些不舍地放開他,低頭靠在公子肩窩里,悶悶說道,“我們得找個地方。”

韓家公子被他吻得面上發熱,紅霞未褪,對這個提議比較有認同感,回答道,“回家?”

顧飛抬起頭來,“太遠。”

“那怎么?”韓家公子心里涌起一絲驚悚。這家伙,不會是想把自己就地正法了吧?!

好在顧飛還是個很顧忌道德禮義廉恥的好青年。

于是他倆去酒店開了個房。

 

情人節這一天,大大小小的酒店生意異常火爆,正經的不正經的,優雅的低俗的,昂貴的廉價的,好像有張床的房間就能賣出去。

顧飛拉著韓家公子徑直去了一家五星級酒店,二話沒說直接登記,拿卡,上樓,一氣呵成得讓韓家公子嘆為觀止,于是瞬間明白了——這家伙是早有預謀的!這房間,怕是這混蛋早就訂好了的!

房間在二十多層,坐著電梯往上,顧飛的手在韓家公子的腰側做著小動作,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

顧飛看韓家公子面色不善,湊過去微微蹭了蹭,“怎么了?不高興?”

“你他媽的!”韓家公子忍不住罵,“總統套房,住一晚抵得上你這破老師兩個月工資!”

顧飛哭笑不得,這種時候了,這家伙居然在心疼錢的問題。

家里開始給他偷偷匯錢的事他沒特意告訴韓家公子,也算是二人的一種默契吧,除非到了一方支持不下去的時候,否則互相不干預對方的財務問題。至少到目前為止,顧飛這窮老師還沒用過韓家公子一分錢。韓家公子卻一直挺擔心顧飛這家伙為了男人的面子逞強死撐,會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委屈自己。同是男人,他也不是不能理解這種男人的尊嚴問題。

“這個你就別擔心了。”顧飛貼著韓家公子,已經忍不住要親上去了。

“叮——”得一聲,電梯到了。

進了房間,到處一望,果然極盡奢華,對得起這價錢。浴室里的圓形浴缸設在三格臺階之上,大小足以容納四、五個人,池子里翻動著循環流動的碧水,水面上漂著玫瑰花瓣,邊上還放著香檳,音箱里飄出悠揚的音樂,頂上明暗錯落的燈光一打,透著一股子奢華又色情的味道。

韓家公子嘆了口氣。腐敗啊,這是腐敗。

本以為顧飛會猴急地直接撲上來,沒想到那人繞了一會兒,居然先跑去把周圍的蠟燭點上一圈。火苗滋滋地跳動著,不一會兒,那些蠟燭開始飄出甜膩撩人的香。

韓家公子驚訝,什么時候開始,這武夫也懂得制造情趣了?不過,自己也很喜歡就是了。

春宵如美酒,如果只是牛飲,豈不辜負這一番花前月下、春色撩人?

韓家公子走到浴缸邊上,拿起香檳,熟練地開蓋,往高腳杯里倒出些許,溢出的酒香撲面而來。于他而言,自然是什么都比不上這美酒先能入眼。

才淺淺抿了一口,身后就有人抱上來,動作緩慢又輕柔,接著后頸上的某處被附上一小片溫熱,濕濕癢癢的,韓家公子悲慘地發現,自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一輛消失的車車)

 

性是愛的載體,愛是性的媒體,每對相愛的人都有不同的播種方式。

顧飛知道,最好的愛這個人的方式。

韓家公子也知道,最好的讓他們的愛開花結果的方式。

重要的是,你我都有投身于愛的勇氣。

 

-番外十二完-

發表評論

標簽云
排列五杀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