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哨向】暗夜星河(2)

作者: admin 分類: 顧韓其他 發布時間: 2019-03-24 11:58

【顧韓哨向】暗夜星河(2)

 

離開非常逆天的基地之后,韓文清將葉小五送回了他的工作地點——云端城最高級別的科學研究所。

 

沒錯,葉小五雖然是一個向導,但他真正的作用……或者說身份,是一名哨兵與向導科學的高級研究員。他所在的研究所,擁有著全云端城最高水平的科學技術。而研究所的所長,葉小五的導師,也正是制造出云端城各塔設備,造福萬千向導與哨兵的人。

 

葉小五作為所長唯一的學生,對云端城中目前正在投入使用的哨向設備,自然是了如指掌的。他雖然不能成為一個強有力的的向導,卻可以在別的領域發光發熱。

 

這研究所雖然算不上什么隱秘機構,但涉及到云端城的科技核心,對外自然是不公開的,如果不是特別高級別的官員,都會不知道研究所的存在。

 

葉小五和所長有時會外出采集樣本進行實驗,他們自己認為自己只是最普通的科研人員,而城里的居民也不知道他們的身份,都把他們當做普通人。當然,這一切都是在軍方的監視下進行的。

 

這次韓文清便是“借用”了一下葉小五出個外勤,再把他完好無損地送回來。

 

“葉先生,真的連一點痕跡都沒有嗎?”看著葉小五開始擺弄電腦,韓文清問道。

 

“是呀,我設計的磁場波不會有錯,如果是已結合的哨兵,只要在那屋子里待過,一定會殘留下信息素,哪怕只是輕微少許,也會被發現的。”葉小五看起來是個溫潤如玉的人,輕聲細語地解釋道。

 

他抬頭看見韓文清若有所思的樣子,便問,“韓少將您有什么疑問嗎?”

 

“我總有種奇怪的感覺。”韓文清說。

 

“是感應到那個人的存在嗎?”葉小五問。

 

韓文清搖搖頭,“說不上來是怎么回事。”

 

葉小五微笑道,“如果您有疑慮,不妨先不要下結論。電磁波查不出痕跡有兩種可能,一是那人真的沒去過那里,二嘛……有哨兵有能掩蓋痕跡的能力,處理過現場。”

 

韓文清一下就想到了一個人——非常逆天的佑哥,掩蓋線索消除痕跡的專家!

 

“不過,不管是哪一種,繼續追查基地都沒有什么意義了。您如果還想繼續找那個人,不如想想換個法子。”葉小五建議。

 

“比如?”韓文清問。

 

“比如設個餌,把他引出來。”葉小五隨口一說。

 

“不行!”韓文清突然高聲說道,把葉小五嚇了一跳。韓文清緩了緩情緒。什么“誘餌”?他剛才一瞬間就想到了韓家公子,護弟心切,一時之間有點失控。

 

韓文清冷靜下來,“您的提議我會考慮。今天麻煩先生了,我就不打擾了。”

 

韓文清剛要走,卻聽到葉小五問,“您要找的,那是個什么人?很重要嗎?”葉小五之前只是從現場留下的非常逆天徽章上提取到了那名哨兵的信息素樣本,卻不知道這人是干什么的、犯了什么事。

 

韓文清沉默了一會兒,只是簡單答了句,“是個逃犯。”他看來并不想多談。

 

于公,哨兵向導未經申報批準私自結合是重罪,他已經替韓家公子報告,是向導剛覺醒時狀況不穩,受逼迫而“被結合”,犯事的是那個哨兵。于私,自家弟弟讓人……讓人給占了便宜……韓文清想想就覺得氣憤,直想把那人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韓文清走后,沒一會兒,所長就從他的研究室里走出來,看看葉小五,“小五回來啦?”

 

“嗯,老師。”葉小五應聲。

 

“你那個關于異能哨兵的研究課題怎么樣了?”所長顯然對研究以外的事不感興趣,根本不去過問葉小五這次外勤任務的情況。

 

“老師,那個研究進展不太順利,還沒有找到符合要求的樣本。”葉小五說。

 

所長推推鼻梁上的眼鏡,笑道,“那你先放一放,我這里,有個非常有意思的向導樣本,你跟我一起過來看看。”

 

“好。”

 

 

 

云端城小雷酒館里,老板小雷在二樓包間里開始收拾滿地的破爛殘渣,顧飛一邊幫忙一邊說,“抱歉啊小雷,我沒想到會這樣。”

 

小雷心疼歸心疼,也不是小氣的人,何況有韓家公子的賬戶報銷,他就當換換裝修家具,便說道,“沒事,你人沒事就好,要不然我沒法向劍鬼交代。”

 

半天前,顧飛接到劍鬼的消息,讓他別回基地,先去小雷酒館躲一下。顧飛知道基地一定有事,便使用了哨兵的能力試著查探。只要是他去過的地方,距離也不是太遠,他就能操控精神視界去探知。

 

當他看到韓文清帶著軍隊包圍了基地,不消片刻又出來時,頓時松了一口氣。就在這個一瞬間放松的當口,韓文清突然回頭,朝他的方向凌厲地看了一眼,即使相隔遙遠,顧飛也仿佛覺得他的視線直接刺穿了過來一樣,慌亂的剎那,一切都失控了。

 

白光、噪音、異味,夾雜著劇烈的震蕩,在他的精神領域里炸出了一朵燦爛的煙花,劇烈的頭痛襲來,身體里的力量瘋狂流竄,想壓抑,想控制,卻無從下手。哨兵本能中對精神屏障的渴望,向毒癮一般侵蝕著他的意識。

 

向導,他需要向導!

 

顧飛原本就是比一般哨兵要強悍許多的哨兵,五感能力更加敏感,他還沒來得及學會在沒有向導的情況下控制自己,又處于剛結合的不穩定時期,向導的不在會讓哨兵本能地產生不安和失落。

 

這樣的顧飛,竟然還冒險放大五感去探查,就像兇猛的幼獸,自身蘊含強大的能量,同時又脆弱得不堪一擊。

 

精神紛亂中,他似乎聽見了一個聲音……

 

“沒有我在的時候,努力活下去吧,我的哨兵……”

 

顧飛像救命稻草一般拼命抓著那個聲音,在大海里沉沉浮浮,被一波又一波的巨浪拍打,直到一切平息下來……

 

等他睜開眼,周圍已經一片狼藉,一抬頭,自己的精神體——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的紫瞳男人,正蹲在自己面前,近距離地、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

 

……顧飛把臉又埋進了手掌。

 

 

 

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劍鬼和佑哥明明告誡過自己,自己現在的狀況不要輕易使用能力,這不,差點出岔子了。還好他暴走得不嚴重,不然小雷酒館整個就廢了。

 

顧飛內心十分慚愧,看看小雷,“那個……東西我會賠給你的……”

 

“啊不用,劍鬼說了,都記公子賬上。”小雷說。

 

顧飛愣了愣,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聽到小雷說,“一開始我還以為你是劍鬼的朋友,后來才知道,你跟公子比較熟,哈哈哈哈……”小雷是個識相的人,他知道劍鬼和韓家公子身份敏感,雖然對顧飛很好奇,也沒有多問什么,話題點到為止。

 

顧飛:“……”

 

熟嗎?說不熟,那人已經是他的向導,他剩下的生命中不可分離的另一半;說熟,那人跟他也不過見了一次,一起過了一晚,甚至連名字都是從劍鬼嘴里聽說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第一次見面時,顧飛就對韓家公子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仿佛他倆已經認識了很久很久……

 

顧飛看了看窗邊,那里站著小雷這個普通人看不見的黑袍男人,他正微微抬頭,專注地望著遠方的天空,看起來竟有幾分落寞。

 

這家伙,是在思念“那邊”的精神體嗎……

 

顧飛覺得不可思議,自己竟然能感受到一些精神體的情緒。

 

 

 

“精神體,會對哨兵或向導的情緒做出最直觀的反映,它們直接直白、不加掩飾,且不受控制……”

 

聽著向導老師在臺上的授課,韓家公子大大地打了個哈欠,百無聊賴地合上了課本,并且拿出一瓶酒,肆無忌憚地喝起來。

 

“那邊那位同學,課堂上禁酒……”向導老師本想出聲提醒,在看清了那人面貌時,突然氣短,“呃,二皇……韓同學……”

 

“怎么了?”韓家公子懶懶地問。他被送進中央塔里受訓,中央塔集合了許多資質能力優秀的向導,知道他身份的人卻在少數。

 

向導老師弱弱地說,“酒精會擾亂向導的精神能力,我建議您……少喝點……”

 

周圍的同學開始竊竊私語。

 

“哦。”韓家公子乖乖收起酒瓶,他可不想引起什么麻煩,不然他哥又要來啰嗦。

 

向導老師繼續講課。韓家公子托著下巴,望著窗外厚厚的云層發呆。

 

……那個家伙,現在在干什么呢?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排列五杀数方法